伦敦政经学院和蔡英文,“没头脑”和“不高兴”_台湾地区

伦敦政经学院和蔡英文,“没头脑”和“不高兴”_台湾地区
伦敦政经学院和蔡英文,“没头脑”和“不高兴” 不知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呆头呆脑将这样一位曾致力于国家统一的人物写入新闻稿,蔡氏是否又要不高兴了。 文 | 海上客 蔡英文连选连任台湾区域领导人后,她的母校之一——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在官网发了一篇新闻稿,算是贺喜。但是,海叔发现,这篇新闻稿形似写得呆头呆脑,其间不少阶段必定引起了蔡英文的不高兴。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 首要,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新闻稿中,竟然称号蔡英文为“前伦敦政经学院法令博士生”(Former LSE PhD Law student),而非直接运用“蔡英文博士”这样的字眼。这引起了台湾岛内一些人的留意。原因无它,只因在2020台湾区域推举之前,有关蔡英文学历造假的事,一度成为媒体热议。想来,蔡氏看到这一新闻稿,必定会哭笑不得,真会不高兴。 台大名誉教授贺德芬举证蔡英文学历造假 2019年8月,台大名誉教授贺德芬举行记者会,宣布了由美国北卡大学经济系副教授林环墙(Hwan C. Lin)所写《独立调查报告:蔡英文博士论文与证书的真伪》,指蔡英文事后补送到母校的论文偷工减料,且补发的结业证书是假造,证明蔡并未在1984年取得伦敦政经学院(LSE)的法学博士,且该学院有很大嫌疑庇护保护蔡英文。 林环墙并非无的放矢。其曾亲赴伦敦政经学院,查阅蔡英文事后补送到图书馆的论文,发现这本论文缺页、错字,没有检查委员的签名,应仅是口试用的初稿,并非最终定稿。 本年1月4日,林环墙再次在交际媒体责问蔡英文学历造假无人问 关于各界对蔡英文的学历造假问题,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一向没有正面答复。 现在的新闻稿中却埋着本相。台湾区域网络节目主持人彭文正就直指——假如蔡英文取得正宗的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博士学位,那么,该学院的新闻稿中,就该直接运用“本院博士”或许自始至终用“蔡英文博士”。但是,实际上,该院新闻稿首要用了“前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法令博士生”,然后才称“蔡英文博士”。在彭文正以为,这种称号,便是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自证蔡英文没有拿到该院博士学位。 彭文正屡次点明蔡英文没有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博士学位 图 | 东南卫视截屏 彭文正举例说,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曾发贺信给欧盟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女士。她曾在该学院就读经济1年,但没有拿到学位,所以该学院贺信称她是“前学生”(Former LSE student);蔡英文则是“前法令博士生”(Former LSE PhD Law student)。 至于该学院在有关蔡英文的新闻稿中,后边仍称她“蔡英文博士”,彭文正以为,能够解释为蔡氏在其它当地取得了比如名誉博士之类。而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行文者不想混杂,才用了前后两种不同的“头衔”来称蔡英文。 不得不说,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对蔡氏中选台区域领导人的新闻稿,的确写得没头脑。除了对曾在本校就读过的蔡英文比较了解,而没有在她在校阅历方面写错什么之外,对蔡氏在台湾的所作所为方面,该院新闻稿写得牛头不对马嘴。蔡氏看到后,又该不高兴了。 比如该新闻稿竟然称,蔡氏在2016年担任台湾区域领导人前,曾担任过副领导人。明显,这是把吕秀莲的阅历改装到蔡英文身上了。 蔡英文和吕秀莲同在绿营,却从来不睦 海叔要说,吕秀莲但是正儿八经美国哈佛结业的硕士,并非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校友。 此外,新闻稿中还称,1947年至1949年间就读伦敦政经学院的俞国华,在1984至1989年间担任台湾区域领导人。 海叔倒要问问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撰稿人、网站小编,你们确认说的不是蒋经国吗? 俞国华是蒋经国的小同乡——都是浙江奉化人。俞国华生于1914年,蒋经国生于1910年。俞国华却是既在哈佛读过书,也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读过书。某种程度上说,蔡英文和吕秀莲都是他的校友。 俞国华身为财经专家,辅佐蒋经国完成了台湾省的经济起飞。曾担任台湾区域行政部门负责人的他,在蒋经国逝世后,于1991年12月担任台湾区域“国家统一促进会”首任理事长;1993年2月,获伦敦政经学院颁授出色校友奖状。 不知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呆头呆脑将这样一位曾致力于国家统一的人物写入新闻稿,蔡氏是否又要不高兴了。 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短短一篇新闻稿就呈现如此多硬伤,能够看出——台湾区域,在世界各地许多人心目中,真不知道是个什么当地。大抵上,人们知道这是块归于我国的地点。事实上,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这篇新闻稿里,没少“China”(我国)字眼。海叔要说,让这些西方年轻人搞清楚台湾问题的来龙去脉,有时候的确有些勉为其难。但另一方面,作为世界上还算有必定知名度的学府,犯这样的初级过错,没头脑到这份上,的确说不过去。 不过有一点,海叔也留意到了——不论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对一些史实是否把握,是否内行文中犯错,最少,比起2016年蔡氏第一次中选台湾区域领导人来,这所学院要低沉一些。本年蔡英文连任,校方脸书至今并未宣布相关文章。就连该校“台湾研究室”(Taiwan Research Programme Office)的网页,现在也还没有呈现提及蔡英文连任的文章。这一点,与2016年悬殊。 ▼ ▼ 转载请在谈论区留言,取得授权! 转载时,须注明作者、出处和微信号